《孙大圣之东海荡寇》第十四章,消灭倭寇的法宝!天才发明鸳鸯阵

崔汀2018-05-17 22:18:53


 


话说孙大圣和唐顺之一行人回到了军营,戚继光和京城兵部来巡视的唐顺之相谈甚欢,但聊到如何对抗倭寇的倭刀之时,唐顺之提出,要孙大圣拿着倭刀来比试一番,提醒孙大圣务必要拼尽全力。

 

孙大圣不明白唐顺之话的内里含义,看着戚继光,这戚继光就更不明白了,他问道:“唐大人,这是何意?”

 

唐顺之看看他们,说:“我大概想到了破解倭刀(也叫武士刀)的办法,需要一个武艺高强的人来对战一试,那就有劳孙兄弟了。”

 

戚继光想了想,说:“既然如此,那就比试比试吧,不过,大圣,切不可真伤到唐大人。”

 

孙大圣点头称是,众人说着便陆续走出营帐,来到军士们操练的场地,此时军士们正在进行长枪的刺杀训练,上千人井然有序。唐顺之看着军士们矫健的身姿,还有整齐划一的阵型,露出满意的表情。

 

戚继光命人挥舞令旗,指挥队伍集合,给操练场中间空出了一大块地方。唐顺之见状,便一扭头,带着张标、张武,还有孙大圣下到场地中心。四人站开,唐顺之和张标、张武一起,三个人站成三角的阵型,唐顺之站在最前面,他选了一杆长枪,张标站在左边也是手拿长枪,张武站在右边手拿大刀。唐顺之看了看左右,说:“孙兄弟,那么来吧。”

 

孙大圣明白意思,唐顺之让他先进攻,以往倭寇碰见明军,也是先出手,他说了一声“得罪了”,拔刀,学者倭寇的架势双手握刀,举刀,看着唐顺之,一运气,然后迅速向唐顺之奔了过来,挥刀便砍。

 

戚继光在一旁看了直冒汗,心想:说了要小心,孙大圣这小子怎么跟玩命似的。倭寇用的倭刀锋利无比,唐顺之要是有个闪失,跟上面可不好交代啊。

 

戚继光在一边看着心慌,孙大圣可是全力以赴在进攻,他的确是想看看唐顺之有什么破敌妙招,就豁出去了。举刀挺近,看准唐顺之的前额就是向下一砍,唐顺之用长枪一挡,孙大圣正要变招,左边的张标挺枪就刺了过来,孙大圣连忙向后躲闪。唐顺之与张标的两杆长枪交叉,形成一个X的形状,像一把剪刀一样牵制住了孙大圣握刀的右手,孙大圣心想不妙,抬脚要踢过来,右边的张武顺势就把大刀架在孙大圣的脖子上。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,孙大圣被制住了。

 

在场的上千官兵和主帅戚继光都震住了,大家都知道孙大圣是个武功高手,倭刀也是杀人利器,唐顺之三人在电光石火之间就制住了孙大圣,这个三人的小阵法看来威力无穷啊。戚继光当即喊了一声:“好!”在场的官兵也跟着欢呼叫好,他们似乎看到了这个阵法在未来对阵倭寇时的美好前景。

 

唐顺之等人见好就收,松开了被架住的孙大圣,张武和张标表示多有得罪,孙大圣也惊讶于这个阵法的威力,他和众人一样,看到了未来灭倭大战的曙光。戚继光走过来,兴奋的说:“唐大人,好厉害的阵法,看来您是要把这个阵法留下来是吗?”

 

“没错,是要留下一套阵法,不过这个三人阵法,而是一套更为复杂的阵法,我们会营帐再细说。”

 

“好,那就请吧。”

 

一行人重新回到戚继光的营帐,落座之后,唐顺之解释向戚继光道:“我大小和倭寇也打了十几仗,从陆地到海上,倭寇实乃我东南沿海民众安危的头等大患。倭寇的数量时多时少,我们大明的海岸线上千里,首尾难以兼顾,要想打死每一股倭寇,有时也是力不从心。更要命的是,明军的兵器和单兵作战的实力不能威慑到倭寇,既然我们大明的士兵不能一对一消灭倭寇,那么在我看来,就可以让士兵在战场上抱成团,演练出一种可以行之有效地消灭倭寇的阵法。”

 

戚继光连忙问道:“就是我们刚刚看到的三人阵法吗?”

 

唐顺之摆摆手说:“不,我设想的阵法是五个人,名为鸳鸯伍,但经过实践,还是有不足的地方。我这次来,就是想把这套阵法传授于你,希望戚将军能帮我改良,并能广泛地运用到战场之上。”说着,唐顺之命张标从包袱中拿出一本书,这本蓝皮线装书的封面上写着一个“武”字。唐顺之让张标把书交给戚继光。

 

戚继光接过书之后,翻开,第一页似乎就是在讲阵法,心里一阵莫名的高兴。

 

唐顺之接着说道:“这是我针对兵法所写的一本书,暂且命名为《武编》吧,里面有我对阵法的详解,希望能祝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

戚继光真是如获至宝,赶忙起身对唐顺之行礼道谢,并希望唐顺之能在此处多停留几天。唐顺之摇摇头说:“我还要到浙江其他几个卫所去察访,此地就不宜就留了,刚刚我也看到了戚将军练兵的成效,你这次招募的义乌兵,的确是体魄过人,都是百里挑一的好苗子。这批强兵配合鸳鸯伍这个阵法,事半功倍,这也是我为何愿意把兵法传与你的原因。”

 

戚继光说:“感谢唐大人厚爱,戚某一定将鸳鸯伍阵法发扬光大,准保叫倭寇今后有去无回!”

 

虽然戚继光斗志昂扬,但是唐顺之还是面带愁容地说:“阵法确实要配合强兵,戚将军,你的新兵训练还要加以时日,倭寇可不会等你,他们随时都会来,你首先还要保存实力,另外也要加快对义乌新兵的训练,你没有多少时日了。”

 

戚继光点头称是,晚上,他在营帐里设宴,只有他和唐顺之对饮,这也是唐顺之的意思,唐大人不想太多张扬,两人在宴席间依旧不停探讨鸳鸯伍的各种利弊,抓紧一切时间把阵法的要害部位研究透彻。翌日,唐顺之带着张标和张武辞行而去,戚继光和孙大圣等几位将领一同送行。戚继光说:“唐大人,望您他日再来台州,届时必将以倭寇上千首级赠予唐大人做谢礼。”

 

唐顺之在马上哈哈一笑,说:“贼寇首级看着也是心烦,戚大人还是自己留着吧,我只希望能看到倭寇除尽的那一天。就此别过。对了,有个好消息,本来我不该这么早说,但不知何时再见,还是告诉你吧,俞大猷已经没事儿了,不久就将出狱。”

 

戚继光听了,倍感兴奋,毕竟俞大猷也是罕见的将才,有他在,抗击倭寇无疑是事半功倍。他喜形于色地说道:“真的吗?俞大人要回来了?”

 

“不,他应该暂时回不到东南来,毕竟他是替胡总督背了黑锅,这么快就回来,岂不是说明胡总督有错?我得到的最新消息是他会被派到边塞大同区戴罪立功。”

 

“也好,也好,希望俞大人能早日归来,与我一同除尽倭寇。”虽然不能很快见到俞大猷,但他能够平安出狱,也是件好事。

 

唐顺之在马上一拱手,说了一句:“真的要告辞了,后会有期。”说完,他带着张标和张武策马远行。

 

但是,作为嘉靖年间罕见的文武双全的官员,同时包含一颗爱国之心,并且还能奋勇抗击倭寇的唐顺之,却在第二年(嘉靖三十九年,1560年)染病逝世。因为长期在海上打击倭寇,有时候甚至一连几个月都在海上生活,终于让病魔击垮了他的身体,唐顺之最终病逝在了去往京城水路的船上,终年54岁。作为一名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,同时武艺超群的一名奇才,他留下的阵法将会成为抗击倭寇战争中的决胜武器。

 

戚继光目送了唐顺之好久,才带着孙大圣他们返回军营。回到营帐,戚继光马上召集了各级将领来开会,在会上,他命令加强训练的难度,并且还要在不久之后展开阵法的训练,每一级的军官都要负责起来,接下来的训练并不比打仗轻松,甚至比打仗还要困难。

 

会议开到深夜才散,但散会时,戚继光把孙大圣单独留了下来,看来他还是有些话要问孙大圣。孙大圣站在戚继光的面前,戚继光原本是坐着,沉思了一会,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,然后又站了起来,没看孙大圣,看着营帐门口外的夜色。沉默了一下,戚继光转头说:“大圣,你来我这里多久了?”

 

“回将军,一年了。”

 

“大圣,从我第一次看见你,我就觉得你非同凡响,一开始只是觉得你胆色过人,但你在岑港之战中的表现还是让我刮目相看,与你同去的勇士都牺牲,你还是奇迹般的活了下来,你的本事超乎一般人。唐大人其实也对你有很多疑问,但归根结底,我和他都只是想问你两句话,你是谁?你从哪儿来?”

 

“嘿嘿,将军,我是孙大圣啊,从边塞大同来的。”

 

戚继光仔细看了看孙大圣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算是浓眉大眼,外表有点瘦削,但英气逼人,身上穿着明军的军服,身子站得笔直,一看就是打仗的好手。和第一次在北京城下见到的时候不太一样,这个年轻人身上多了一份沧桑的气质,戚继光比他要年长六岁,算是兄长的级别,但戚继光始终感觉到这个年轻人阅历广泛,甚至能看透人生百年的沧桑,哪里像是一个25岁的年轻人?唐顺之初见孙大圣,就觉得这个年轻人来历不凡,他和戚继光都觉得孙大圣不是坏人和敌人,但还是觉得孙大圣背后有隐藏的秘密,戚继光的鸳鸯阵法即将开始训练,他不想有不知底细的人在自己军中,他希望能真正了解孙大圣,去除隐忧。

 

“大圣,从我第一次见你,你就对倭寇很感兴趣,为什么?”

 

“因为消灭倭寇是我的使命,这是我人生的意义。将军,我孙大圣一定要将倭寇消灭干净,还给东海苍生一片安宁,否则,死不瞑目!”

 

看他说的这样坚决,戚继光有点不知该怎么接话了,每个人都有点不能告人的秘密,那么,就暂且放下对孙大圣的戒备之心吧。戚继光刚刚送了一口气,却看到营帐外面的不远处有人影闪动,心里一惊,说了一句:“那是谁?”

 

孙大圣一看,也担心是奸细,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,那人跑的虽快,但跑不过孙大圣,跑了几十步就被孙大圣飞扑过去摁住了,迅速钳住这人的双手,孙大圣把这人扭过来一看,心里一愣:这人咋这么面熟啊?

 

只见这人圆脸大眼睛,眉毛比较淡,算是微胖,看着挺有喜感的一个人,这人气喘吁吁地说:“你,你,你追着我跑干嘛呀?”

 

孙大圣一听,乐了,说:“你不跑,我还不追你呢!你说说,你是干什么的?”说着话,后面又跑过来几名士兵,帮着孙大圣要把这人绑起来,几个人走近一看,其中一名士兵说:“咦?!这不是小朱吗?这半夜三更的,你和孙大人闹什么呢?”

 

孙大圣一听,还真是军营里的士兵,就问:“这人叫什么?哪个队伍里的?”

 

一名士兵答道:“他叫朱啸能,是新招来的义乌兵。”

 

孙大圣问朱啸能:“你怎么没穿我们的军服?”

 

朱啸能说:“我的军服都洗了,刚刚出来撒尿,一不小心迷路了,就转到了戚将军的营帐外面,没成想被孙大人当成了奸细,我这个冤啊。”说着,就是一个哭丧的脸。

 

孙大圣越看越想笑,觉得这个朱啸能怎么越来越像猪八戒啊?乐归乐,但还是要把朱啸能带回去复命,就让朱啸能跟在身后去见戚继光。到了戚继光的将军营帐里,戚继光简单问了几句,了解到朱啸能不是奸细,就斥责了几句,让他晚上不要随便乱走动,注意军纪,随后就吩咐孙大圣和朱啸能都去休息,明天全部驻军都要参与到“鸳鸯阵”的演练当中。

 

翌日上午,孙大圣和数千义乌兵都在常规训练,大家联系拳法、刀法、枪法,还有近身搏击,戚继光也没有出现,似乎是把鸳鸯阵的事儿给忘了?孙大圣隐隐约约感觉到,戚将军是在憋着发大招呢,很快就会有大动作了。

 

果不其然,到了下午操练的时候,戚继光带着几位将领和士兵走到操练场的高台之上,命令全军集合,军士们迅速集结完毕,站着笔直,每个人都跟钉子一样,孙大圣感叹戚将军的练兵有方,这么快就把义务兵训练的有模有样。

 

戚继光站在高台上大声说道:“日本的倭寇进犯我中华的东南沿海各地已有百年历史,伤我军民无数,尤其是近年来,倭寇更加肆虐猖狂,加上有汪直、徐海这样的汉人假倭加入,致使局势更加混乱不堪,几乎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。各位大多数都是我们刚刚招募义乌新兵,我看出你们有奋勇杀敌的潜力,倭寇并不可怕,他们有的是生活落魄的浪人,也有参与到海上走私的商人,但不可否认的是,来自于日本的倭寇很多人训练有素,作战时配合得当,尤其是他们手中的倭刀,因为锋利和坚硬,同时使用灵活,从而造成了我军将士的大量伤亡。昨天,北京兵部来的唐大人给我们送了一份礼物,这份大礼将会让倭寇失去倭刀的优势,让你们成为倭寇真正的克星。”

 

说完一挥手,戚继光身后有五名士兵走到台子下面来,每个人手里还都拿着兵器,五人面对着几千军士开始列兵布阵。一人拿刀和盾牌站在队伍的前面,三名拿着红缨枪的长枪手站在后面,还有一名士兵手里拿着一根形状很奇特的长枪,这根长枪的枪身上绑着很多铁钩倒刺,这名长枪手站在右边的第二位。大体而言,这个阵法是五名士兵一字排开,长枪手站在后面,盾牌兵站在前面。孙大圣在队伍中看了看,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阵法的不足。

 

“百户孙大圣!”戚继光在高台上喊着。

 

“标下在!”

 

“命你带三人来破此阵!”

 

“得令!”

 

孙大圣手里拿着雁翎官刀走上前去,往队伍里看了看,一眼就看见圆脸的朱啸能,他盯着孙大圣看呢,孙大圣哼了一声,说:“朱啸能出列。”手里拿着长枪的朱啸能显然极不情愿,但还是出来站到了孙大圣旁边,之后孙大圣又点名叫了两个拿刀的军士,四人也是一字排开,孙大圣站在最前面,朱啸能他们三个靠后一点,孙大圣看了看了,喊了一句:“冲!”

 

孙大圣先持刀冲了过去,刚一靠近,就被盾牌兵给挡住了,还想从侧面进攻,被那杆奇怪长枪刺了过来,孙大圣连忙往后退,还是被枪身上的倒刺挂了一下,衣服破了,所幸对方也没用力,否则必然受伤。孙大圣后面的三名也冲了过来,但朱啸能也被这根奇怪长枪阻止住了,另外两名拿刀的士兵被对方的长枪给制住了。

 

孙大圣对朱啸能说:“我去对付那根有倒刺的长枪,你去冲击那名盾牌兵。”朱啸能点了点头。

 

孙大圣从己方的两名士兵手中把到都拿了过来,让他俩不用再参战了,孙大圣左右手持刀,嘴里还咬着一把到,直直朝着倒刺长枪冲了过去。对方的士兵也不胆怯,直挺挺地拿着倒刺长枪就迎了过来,孙大圣双手持刀一挡,抵住了枪身上的铁钩倒刺,双手一用力,把长枪顺势往自己身后一送,对方士兵站立不稳,向前冲了几步跌倒了,但孙大圣双手的雁翎官刀还是被铁钩被勾走了。孙大圣立刻拿下嘴里咬住的那把刀,走过去摁着倒地的长枪手,刀架在了长枪手的脖子上,假装往脖子上一划,说了句:“你死了。”然后,孙大圣和旁边的长枪手打斗起来。

 

另外一边的朱啸能在和对方的长枪手与盾牌兵打斗,因为没有倒刺长枪的威胁,朱啸能成功缠住了两名士兵,但也是打得难解难分。孙大圣和朱啸能和对方四名四名打斗正酣,戚继光在高台上喊了一声:“停!”

 

众人停手,戚继光再一挥手,他身后的士兵又走下来两名,一名手里拿着倒刺长枪,一名盾牌兵。戚继光喊道:“重新列阵,再来!”

 

重新列阵之后,局势非常明显,对方有两名倒刺长枪手,两名盾牌兵。孙大圣四人手持兵器再度发起进攻,但是刚接触盾牌,就立刻被旁边的倒刺长枪给挂住了,真要在战场上,只有被宰杀的份儿了。

 

孙大圣不由得感叹道:“此阵无法可破,倭寇大限将至了。

 

(未完待续,下周日上午继续更新)
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义乌钱包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