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起榨干你的钱包,跟天后合唱真不算什么!

日刻2018-06-12 04:14:25


2017的“双十一”还在收订金,这个节日的创始人已经在爆料玩儿电影,大咖陪演,天后合唱,众人纷纷感叹再壕的爸爸心里也住着一个文青,再没时间花钱也得圆梦。如果说让全公司按着武侠小说起花名就是梦开始的地方,那现在无数人都被装在这个梦里,这个梦颠覆了一个时代的生活方式,远非一场电影一首歌的热闹。


双十一的功守道:新资本文化阵地


戳视频,看网红教授吴冠军点评文化热点


光棍节,一般认为起源于南大宿舍文化,这种民间自发节日文化被整合进淘宝精彩的商业逻辑,是“双十一”成功的表层原因。单身的概念中西大异,西方单身不会觉得低人一等,反而值得被赞扬,因为时间可自由支配,况且进入二人世界的前提是必须合适,所以不会有特别的期待。中国单身,蔑称为狗,天然带着等级差别。淘宝的创意趁虚而入,既然没有爱情生活,就给单身优惠福利作为补偿,优惠一出,众人疯抢,单身概念越来越淡,数字则从12年起年年飙升,双十一这个日子被重新定义。




今天的节日基本分三种。一种是传统意义的,老祖宗留下的节日,中国文化的一部分,如今也都被购物文化入侵;一种是政治意义的,如国庆,三八,五一,代表着政治上的认可;还有一种则诞生于新兴网络文化之下。就像历史上资产阶级的兴起要求属于自己的权利和话语,不再依附于贵族,网络新资本也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狂欢节,不再依附于传统或政治意义的节日。“11.11”、“618”们应运而生,成为新经济文化的发声口。这种力量在今天的中国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,其代表人物也已成为新的英雄,他们创造了自己的节日,完全脱离传统属性、却强大到可以改造传统的新节日,为之花重金打造国际明星阵容的晚会。如今所谓“逢年过节”,格局已经不同。


乔布斯开启的时代:制造欲望不能停


更新换代没有引发预想中的抢购潮,iPhone似乎在昭示它去魅阶段的到来。当iPhone也开始拼性价比,它已经不是乔布斯的iPhone。乔布斯可以命名一个时代,是因为他开创了新的理念——不做市场调查,不需要了解客户要什么,而是告诉客户要什么。在这个理念上才能理解今天的消费。各种产品的更新迭代,按传统逻辑是不可思议的,有用与否不再成为问题,而是“只有拥有了下一款,你的生命才完整”。生命开始被一部分产品附加定义,物品不再仅仅是使用的对象,而是成为生命的合成部分,让人越来越依赖。




“创造欲望”成了这个时代最厉害的想法。喜茶是另一个范例,不是因产品本身让人们自发感兴趣,而是通过某种方式把人拉进它的逻辑。假的排队者带动几百真的排队者,顾客和饮料的关系不再只是口渴这一点生物性关联,而是在四五个小时的等待和限量购买中“加成”,反向刺激着味蕾。欲望被发酵,通过照片和点赞继续传播。当你情感上无法否认自己五小时的付出,它只能是“好喝的”。不少大牌奢侈品之“丑”被反复吊打,但还是让人情不自禁,因为它存在于别人眼中,当购买者为了他人几秒钟的眼神和无数的点赞而付费,生命已经不只是生命本身,而是需要这些物品的支撑与定义。


双十一时代的生命是虚弱的,或许不知道怎么生活,不知道赚钱干什么,只能用购买给自己赋值。或许看不到意义,只能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。人们彼此印证的方式,从“你做了什么”转移到 “你买了什么”。购买使生命不至于空白,而产品的更新迭代不给人喘息之机,只能在消费中继续换取别人的惊呼和新一轮的点赞。哪怕已经过度消费,诱惑之手始终在前方。


戳视频,看网红教授吴冠军点评文化热点


无法摆脱的“多余之物”,无力的环保和极简主义


过度购买的景象会让人身陷恐怖,但这似乎没有发生,一种以环保为名的行动正帮助我们摆脱多余之物。这可能是假的反思,因为反思的关键不在于摆脱,而在于当初为什么要买,包括那些只用了一两次就想淘汰的东西。我们在这种虚假的“环保化”中让物欲横流的时代显得不那么拥挤,进一步无视过度购买的可怕。


齐泽克用抽水马桶来举例,今天这个美丽的工业文明,有办法让所有肮脏的东西消失不见,其实它们并未消失,只是去了一个看不到的世界,这个世界是我们世界的一部分,又是意识中的另外一部分。我们把消费品像粪便一样不断从眼前的世界抽离。看似体面的文明,通过这种净化方式隐藏了油腻丑陋的一面,只呈现简洁精致,让残余物统统消失。有限的空间中,人们一边购买光鲜靓丽,一边制造垃圾,否则这个过程将无法维系。“环保”成了继续购买的理由,健身潜台词是为了更好地消费。我们捐赠给穷人的物品,脱离了虚荣心互相认同的体系,或许对他们没有任何价值。双十一时代,不只是购买,购买的后面还有一个排泄口,美其名曰“环保”。




极简主义生活迫使人追问,你所“要”的东西,是need还是desire。但极简主义本身又可能成为商业化的起点——“只有购买这类东西,才是极简主义。”极简主义只是个“命令”,一个伦理要求,让人自我控制,放弃欲望,不和世界发生关联。而批判性的思想者通过介入时代分析欲望来自何处。今天的人甚至无权说“这是我想要的”,因为“我”已经被压入太多信息和观念而变得可疑,甚至“我喜欢你”这个表述,背后也集结了常年韩剧、网红脸审美等力量的纠缠。“我”在多大意义上还存在?


看脸的世界,与生活疏离

 

五十年前就有人预言了这个“看脸时代”——德波提出“盛景社会”,一个让人垂涎的世界,目眩神迷的东西扑向人。停不下来的买买买背后,是“使用”的消失。“强调性价比”在宣发上成了最low的方式,因为好产品让你根本来不及看数据,“看到就想买”才是王道。


对颜值的追求登峰造极,上一次这样还是两晋时期。产品怎么使用可以不知道,大家都在用,就被无脑式安利;明星的作品可以不知道,看脸就路转粉;书店摆着什么书可以不知道,只要眼前一亮就想进。人跟人的关系,曾被描述成为物跟物的关系,如今更变成盛景和盛景的关系。彼此的吸引不必出于了解,因为都是按照某一个模式打造出的自己,人已经把自己变成了盛景。“油腻男”的评价准则主要在于视觉,简单操作即可两天就变吴秀波。当彼此的关联成为脸、包、手机、车、衣服……人即被解体。以为互相了解的,一旦生活在一起,可能跟买东西一样,也就三个月的保鲜期。


戳视频,看网红教授吴冠军点评文化热点


人作为自然生命的欲望正在被消费无限放大,而公共生活、家庭生活、情感温度等构建的生活质量正越来越低。“双十一”式的介入,使人越来越关注生命欲望,从生活中淡出。今天人们可以自豪地自称“吃货”,吃喝变成唯一重要的事情。购物节的所有“轰炸”都是深度开发自然生命,只要是生命,就是消费者,是有用的。而大数据对你的全部兴趣,只是进一步的消费开发,成为消费网络中更有效的一员,不断要求你买下一个东西,而这个东西你可能真的难以抗拒。


生活空间在急剧压缩,人与城市的关联越来越薄弱,穿梭往来最多的是外卖和快递员。写字楼越来越难租出去,企业为降低成本不再需要员工集中办公,沟通因为微信和视频轻易解决,更多的时间可以用来工作,在这个群中,你无法下班。直播可以上课的时代,知识传递越来越不需要学校。黑客帝国的景象正在实现,每个人都可以宅在家里,在虚拟世界中交流,上网,操作购物车,一切都送上门。上一次这种闭门不出的局面发生在大瘟疫时代。生活垃圾越来越多,城市正变得遥远而虚拟。


 马云所代表的消费狂欢,可能是最后的狂欢

 

这是一个让很多人不喜欢的论题。消费把我们引向看不到的深渊。智能化时代产生越来越多无用阶级,而没有消费能力的人连被剥削的资本都将失去,人进入贬值时代,只剩一样功能,就是作为自然生命体的消费,当生产不需要人,唯一需要的是有人来买。所有的关注点都在消费,所以购物才是狂欢、快感、节日、尊严。这不仅仅是局部的问题,近期有报道说美国消费者债务已经远超当年经济大萧条前的水平。马云们或许还能让数据翻若干年,因为这一代人还有父母可以要钱,再过半代,父母也将挣扎,女生或许把成本转嫁男友,男生无法再转嫁,情愿选择做单身狗,玩玩手游。数据到达一个不能再突破的顶点,越来越多人无可消费,面临的将是经济的雪崩。


双十一式的狂欢是最后的狂欢,因其不可持续。马云们是最后的收割者,被收割者是自然人。最后一笔财富收割之后,不要说奢侈品,生存都面临挑战。消费能力被榨干的人即被抛弃,世界有如“北京折叠”,不断有人被扔进垃圾场。精英的世界越来越小,越来越封闭。即使在游戏世界,秩序设置失衡也会导致崩溃,如果不对现状做大的介入,前面就是断崖。


根据吴冠军老师访谈摘选整理

看全片回放戳阅读原文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直播 现场回顾


“剁手”预案

双十一坑在哪里


日刻·直播看大家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▼  点击文末「 阅读原文 ,看直播全程



【日刻有料】系列热文 王沪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,你们还有一万多天就死了 特朗普是用“奇葩说”的方式上台的?陋室中的畸形幻象:上海杀妻藏尸者的都市性邪恶  一堂让人难以理解的五行针灸课



ID:reknow24

日 刻


长按两秒,识别图中二维码,????看更多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义乌钱包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