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永生花之歌】白皇后系列·李泽言篇 第41、42章

恋与制作人小说2018-06-12 15:57:40

四十一

李泽言今年二十八岁。

在过去的二十八年中,他从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一样,脚边掉了一地烟头,现在手里都还捻着一支。

这一支已经燃到头了,可他没发觉。他只是怔怔地看着前方,直到烟头烫到了他的手指,他才猛地松手,让它落到了地上。

“……”

白起看着眼前这个人失魂落魄的样子,真不敢把他和自己印象当中那个西装革履,目中无人的华锐总裁联系到一起。

“所以你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那里的,等你醒来时,就已经到了恋语市的医院,是么?”白起问道。

李泽言没有回答他。白起也没有催,静静地等着他恢复冷静。

半晌后,他才低下头,缓缓叹了口气。

“……是。”

“我看过你的档案,你是在十二岁以后出国读书的。那么,是从孤儿院回来疗养完之后,就直接去的国外么?”

李泽言沉默了一会,道:“是。”

白起皱了皱眉。

“你没去救她?不应该啊。”

李泽言仰起头,靠上背后的墙,眼中泛起一层水雾,笑得绝望。

“我把我在孤儿院的经历全部告诉了父母亲,哭着求他们联系军方和警察,把那里端掉,把我的女孩救出来。可是……”

他疲倦地闭上眼,摇了摇头。

“可是他们和医生一口咬定我是受了太大的惊吓,说出来的东西都不可信。他们要我安心养病,不要再去想之前那些事情。等我调养好,就把我送出国读书。”

“我知道他们是不肯帮我了。我也知道,黑天鹅一定是在这边也依附了很强的背景,让父亲他们都无法撼动。否则,他怎么会对绑架了我将近一年的组织坐视不管?”

“我心里明白这些,我也不再强求他们帮我。只是在疗养期间,我尝试了许多次报警,甚至在他们带我参加宴会时直接找到了军方的领导说明这些。他们听我讲完了这些经历,告诉我会关注这件事,便都没有了下文。等我再去问时,他们也都以我证据不足为由,拒绝了受理。”

“等我出院的时候,我也就彻底死心了。因为就算军方愿意处理这件事,也已经来不及了……时间过去得太久了。你也说了,我是那场浩劫中唯一的幸存者。所有的伙伴,还有她,肯定早就已经……”

李泽言低着头,握紧的拳发出一阵响声。

“……都怪我。如果我当时再小心一些,她也不会……”

李泽言哽咽着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白起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递过去一支烟。

“还抽吗?”

李泽言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烟,轻轻摇了摇头,露出一丝无奈却又温柔的笑。

“不抽了。家里还有个人在等我,她肯定不喜欢我一身烟味地进门。”

白起挑了挑眉。

“原来你还记得自己家里有人。”还以为他讲得那么投入,早就忘了现在心里还有个女人了。

“我当然记得。”李泽言的笑容渐渐收敛。

“我怎么可能忘了那个笨蛋?原来只觉得她是个麻烦的女人,现在简直觉得她是个大麻烦!她怎么能也是QUEEN呢?”

白起满含深意地瞥了他一眼。

“你说你的时间暂停被QUEEN进化过?现在呢?你的Evol是进化形态的吗?”

李泽言摇了摇头。

“那一次,我用尽了力量撑过了国王的雷电,再恢复之后,Evol又变回了时间暂停。或许QUEEN给予的进化是需要特定的条件才能生效的吧。”

白起沉思了一会,缓缓点头。

“好吧。我想我大概了解了。你跟我说的事,关乎个人隐私的部分我会替你保密。其他的,当对我们的调查起到决定性作用时,我会适当向上面汇报一些情况。这你有意见吗?”

李泽言摇头道:“没意见。虽然我不相信军方和特遣组,但是能与他们抗衡的,也只有你们了。必要的时候,你可以提供我的信息。”

“好。”白起忽然站直,抬手向他敬了一礼,又放下手,伸到他面前。李泽言轻轻笑了笑,回握住他的手。

“我这可算是把学妹托付给你。她要是出了半点差错,我跟你没完。”白起忽然严肃道。

李泽言皱了皱眉,道:“这不用你提醒我。我是男人,答应了要保护她,就一定会履行承诺。”

他的眼神有了片刻的失神,在酒廊的灯光下显得十分迷离。

“我已经失去过一次QUEEN了……我不会再失去她第二次。”

白起有些凉薄地道:“喂,你别告诉我你把她当作当年那个女孩的替代品。”

尽管她本来就是那个人,可这对现在的她也不公平。

QUEEN的身份是特遣组的最高机密。尽管白起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告诉李泽言她就是当年的女孩,他不必再为自己那时没能救她而难过自责……他也还是忍住了。

他私自调查的内容,可以对上级有所保留。但整个特遣组的机密,他绝不能泄露给外人。

为此白起忍得都快内伤了,却还是不能给李泽言明说。

“替代品?呵。”李泽言轻笑道。

“她可比当年的女孩差远了……毛手毛脚的,脑子还笨。”

“那你还……”

“可我就是看上了这么笨的一个女人。”

他笑了,笑得十分无奈,却又饱含深情。

“而她偏偏又是QUEEN。既然让我遇到了她,我就会把当年没能对我的QUEEN尽到的保护,全部用在她身上。”

李泽言看向白起,深沉的眼眸中带着丝丝隐痛。

“只有失去过,才会明白拥有是多么弥足珍贵。既然上天给了我第二次机会,我就会倍加珍惜,绝不再犯同样的错误。”

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白起转过身,向走廊外而去。显然他要问的已经结束了,他和他的线人们都要走了。

临走之前,他最后转过身,深深地看向李泽言靠在墙上的身影。悲伤、孤独,却像山岳一样稳固。

这才是他去掉所有的名号之后,最真实的样子吧。

“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。”

白起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,声音却在走廊里回荡。

“有些人,的确是不能再失去了。”

李泽言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。

他开锁、关门,手放在客厅灯的开关上,却没有按下去。

他听见一阵均匀的呼吸声。就在客厅里面。他放轻脚步,接着落地窗外投下的月光,走到客厅中央。

柔弱的影子斜靠在沙发上,既不像躺也不像坐,但肯定是睡着了。李泽言轻轻皱了皱眉,来到她面前。

这家伙大半夜不去床上睡觉,在这干什么呢?

月光斜斜地洒在她脸上,勾勒出一个白皙柔和的侧影,长长的睫毛在她脸颊上投下纱帘一样的影子。精致的五官在沉睡中显得那样柔美。

李泽言头一次觉得这个笨蛋原来长得这么好看。都怪她太笨,让他忽略了她的美。

他忍不住凑近,仔细地看着她的脸颊。柳梢般的细眉,小巧的樱唇,微深的眼窝。

恍惚中这张脸竟和十七年的那张小脸产生了一丝重叠。

不、不能这样。

李泽言伸出手,拂过她额上的碎发。

不能这样比较。这对她不公平。纵使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个女孩,可现在他爱的是她,应该全心全意地想着她,不是吗?

可是……

即便知道当年的人已经死了,还是想要在心爱的女人身上找到哪怕一点点影子。就当她还活着,就当她在他生活中还留下了一丝痕迹,在一直陪伴着他……

李泽言别回头,眉头紧锁,想把这种不切实际地幻想从心里清除出去。

不能总是沉浸在过去当中。就像他在遇到她之前,总是会为十七年前的事情神伤,总是在痛苦中无法自拔,总是做着徒劳的努力,满世界地去寻找那个人的影子。

自己为什么会爱上眼前这个人?在她向他证明自己的努力、执着,在她让他充分认识到她的傻和可爱之前,他好像就已经在留意她了。

为什么呢?

李泽言怔怔地看着窗外的月影。时间在这一刻突然停滞。

为什么他会毫不犹豫地扑出去,把她从车前救下?为什么他会从那一次之后,不断地想要见她,想要用捉弄她的拙劣手段把她留在身边?

是了。一定是这样的。

在那条街巷。那声急刹车刺耳的摩擦。

那双琥珀色的眼睛。

李泽言回过头,发现它们正在望着他,映出他迷茫而慌乱的影子。

四十二

“……是李泽言么?”

她轻声问道。

李泽言向后退了一步,把双眼隐藏在阴影当中。

“是我。”

她揉了揉眼睛,从沙发上坐起来,借着月光仔细地打量着他。

“你真的是李泽言?”

“……废话。你在我家。”不是我我怎么进门的?

“可是你……你……”

她指着他,一脸惊讶的表情。

“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李泽言一低头,顿时哭笑不得。白起给他的那一身奇装异服他还没有换掉。

“刚刚和白起约在酒吧那边谈事情。”

“哦……”她点点头,甚至和白起谈事情的那群人的风格,明白一定是白起给他的伪装。李泽言既然会拜托白起把她送来,两个人就一定认识,并且关于她和袭击她的组织的事,他们一定有所交流。

不过他们谁也不告诉她,她也就知趣地没有多问。

“你怎么睡在这?”李泽言轻轻皱眉,不知她这么累为什么不去床上睡觉。

“魏谦说你今天回来,我就坐在这等你。不过……你可回来得够晚的。”她挠了挠有些乱的头发。

李泽言轻轻垂眸,心中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所以她是在……

等他回家?

这种感觉很奇怪,对于他这种单身人士来说,有个人在家等他的感觉实在是太陌生了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开着灯?黑灯瞎火地等我,万一摔倒了怎么办?”

“是学长让我不要开灯的。他说你出差了,如果我回家开灯,一定会有人意识到我住进你家了。”她解释道。

不愧是白起。李泽言轻轻点头。等他再度抬头时,竟发现她在仔细地打量着他。

“噗。”她忽然捂着嘴,一副忍不住要笑出来的样子。

李泽言顿时黑了脸。这家伙,又在看他笑话了。

不过刚刚心里的那些关于回忆的纠结痛苦,好像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了。

这个女人总是能成功地引起他的恼怒和嘲讽,然后让他忘记其他的负面情绪。真不知道这到底是她的优点还是缺点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不过这或许,也正是自己无法离开她的原因吧。

“没没没,我没有笑。”她立刻憋住,只是一双大眼睛里还眨着层层笑意。

“我只是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,也挺好看的。并不是只有高高在上的总裁形象才适合你嘛。”

呵,这女人。居然把他出丑的样子认为是好看。她真的不是成心的吗?

“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形象了?”明明是被你气得吐血的总裁形象才对吧。

她站起身,走到客厅边打开灯。开灯的瞬间,李泽言脸上闪过一丝局促,不过很快他就收敛了。

看到就看到吧。反正被她看笑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她却迟迟没有动静。

李泽言微微抬眸看向她,发现她也正呆呆地看着自己。那眼神落在他身上,直白而火热,扫过他身上的每一处轮廓。

那样子简直像要把他的衣服看透明。

“……看够了没有。”

他脸颊发烫,受不了她过于直白的眼神,喑哑地开口道。

“啊,对、对不起。”

她急忙低下头。他注意到她的耳根泛起了红色。

他本就健壮,这是平日都被遮在那身西装下面,连休闲服也很少穿。今天白起可以说是整他整到家了,特地让韩野去买的贴身型衣裤,甚至还是个露膀的背心,完美地绷出他浑身的线条。还有那个机械臂的纹身,贴在他古铜色的臂膀上,上面的齿轮随着肌肉一同扩张,似乎染上了一层金属的光泽。

难怪他走进酒吧的时候总有奇怪的女人往上贴,要不是韩野拽着他一路往前跑,他气势再冷也赶不走酒吧那种气氛下寻欢的女人。

所以现在这个笨蛋这么看着他,好像也不奇怪。奇怪的是他,他竟然不反感她的注视,甚至被她看得脸红心跳。

“太晚了,你赶紧去睡觉吧。”他别开脸,朝浴室走去。

“你呢?”她跟在他背后问道。

“我去洗澡。然后我也要睡觉了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

她忽然叫住他,拉着他来到洗脸池上的镜子前。

“干什么?”他疑惑地道。

“你的纹身贴。这个洗澡洗不掉的。”她指着他的胳膊道。

“……”李泽言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他刚被韩野折腾完的时候就没敢仔细照镜子,现在又在镜子里看见自己了,实在是太不习惯这样的形象。

“那要怎么办?”他赶忙低下头,求助于她。将手伸向化妆包的她愣了愣,抬起头来,对上他的双眼。

从没见他求助过她。在她心里这个人就像万能一样,不论什么事都在他在教她。可现在,他却用那种疑惑又无助的眼神看着她。

那眼神莫名地令她……心跳加速。

这人今天真的不是李泽言。就算是,也是受了刺激转性了。她这样在心里给他下定了结论,然后从化妆包里拿出了卸妆水和卸妆棉。

“用这个。”她说着,把卸妆水倒上去,将棉布沾湿,贴到他胳膊上,帮他擦掉纹身贴。

手指的触感隔着棉布传到他肌肤上。还有她的呼吸,温热地拂过他的臂膀。李泽言局促地将视线转向别处,任由她折腾他的那只手臂。

“好了。”她取过毛巾,蘸着热水替他擦干净。

“……好。”李泽言接过毛巾,道:“你赶紧去睡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她在等他之前就洗漱过了。见他走进浴室把门关好,她才离开,到床上去睡觉了。

李泽言在浴室里把水打开,任它们从头灌下,淋湿全身。他把头埋进水流当中,像是一头扎进了自己复杂的思绪。

他那天会救她是出于本能。没错,是出于本能。

可抱起她离开那辆车,也是出于本能吗?

他曾经以为,他的怀抱只会属于一个人。除了那个人之外,他不会再想抱任何别的女人。

为什么她是个例外?为什么她有着和那个人一样的琥珀色眼睛,就这样闯入了他的世界,打破了他所有的原则?

她凭什么这样扰乱他?而他,又凭什么迁就她?

李泽言低下头,水流模糊了他的视线。

他最终还是把她,当作了替代品吗?因为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吗?

他记得还有一个女人也有这么一双眼睛。琥珀色的眼睛。可他不喜欢那个女人,尽管他曾经还把她当作是当年的女孩,甚至差点和她在一起。

Kerry。那个聪明而危险的女人。李泽言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。自己的女孩绝不可能变成她那样。但可以肯定,Kerry也是当年孤儿院的实验品之一,因为她的资料上写到她刚好是那一年在孤儿院,一年后被领走。

可她还活着。她或许是没有参与那场逃亡,又在黑天鹅转移阵地后被遗留在新建的孤儿院,然后被收养的吧。

真幸运啊。李泽言缓缓闭上眼。

这样的幸运为什么不会降临在他和他的女孩身上呢?

他伸手,关掉了水龙头。被水浸润过的双眸如同夜空一般深邃难明。

不能再想了。不能再沉溺于过去,不能再揭自己的伤疤了。今天白起要他回忆起那些他不愿触碰的记忆,这是个意外。他不能因为这场意外打破他既定的路线。

他不能挽回失去的东西,却能保护好现在所拥有的一切。

他要保护眼前这个女孩。他要像保护当年那个人一样保护她,不让她被黑天鹅夺走。

他要让她,成为他的QUEEN。并且永远也不会再失去这位QUEEN。

因为他爱她。这与当年那种青涩的恋慕,以及随着岁月沉积下来的悔恨与怀念不同,这是一种全新的情感,在他过去二十八年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,能让他同时感到轻松与沉重,痛苦与快乐的情感。

她是他痛苦了十七年后的解脱,是他弥补过错的机会,是人生全新的开始。

他不会放手。他就紧紧抓住。他不会再给敌人任何可乘之机。

他会再一次倾尽所有,甚至自己的生命,去保护QUEEN,完成当年未能尽到的使命。

想通了这些,李泽言走出了浴室。

那个家伙应该已经到里屋去睡了吧。他今天已经倍感疲惫了,把裤子一套,衣服也懒得穿,擦完头发的浴巾搭在肩上,就这么走出了浴室。

客厅的灯没有关。李泽言顺手把灯关了,朝客厅里的床边走去。那是他让魏谦给他换出来的床铺,里面那张床他让给她了。

走到床边,李泽言忽然停下了脚步。借着月光,他发现自己床上已经坐了一个人,还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他。

-未完待续
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义乌钱包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