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痴情的四大生肖,你遇到了吗?

午间密语2018-06-12 12:00:48

第1章 总统套房的男人

S城五星级酒店,名流云集,今晚是慕氏的太子爷慕斯城和安家二小姐安夏儿的订婚盛宴!

“斯城……在哪个房间啊?”订婚礼开始之前,安夏儿脑袋晕晕沉沉接着电话离开宴厅。

“8607。”电话里慕斯城声音有丝冷漠,好像把以往对她的激情和疼爱都压了下去。

“琪儿姐姐说,你是想要在我们的订婚礼前给我一个惊喜么?”安夏儿颊边浮着可爱的梨涡,小脸红扑扑的,“……难道你要先把我变成你的人?但我们的第一次还是留到结婚吧,反正都等了两年。”

“我不跟你开玩笑,赶快上来。”

慕斯城挂了电话。

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她了么?

安夏儿眨了眨眸子,她才19岁啊,这会不会……

应该没关系吧,反正他很快将是她的未婚夫了不是么?她还是很爱慕斯城的。

安夏儿步子摇晃地走在酒店走廊上,精致漂亮的小脸微熏,穿着一袭斜肩的香槟色短款chanel礼服,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段,迷人而不失可爱——

“奇怪,明明没喝多少……”她拍了拍额头,视线渐渐模糊。

在宴厅里,她本来不打算喝酒,但刚才安夫人硬说要她去跟宾客朋友以及一些名门翘楚都喝了一点。

走进电梯,安夏儿迷迷糊糊地按第6六层的数字键,但没想到按了个8层。

酒店第8层,贵宾层。

安夏儿从电梯出来后直接奔慕斯城的所说的房间去,8和6模糊不清,来到一间8807号房前,她举起粉拳敲门——

“进来。”里面传来一声性感动听的男人低音。

只是两个字,已经足够撩动人心。

安夏儿推门进去,迷醉地笑了声,“斯城,你的声音什么时候变这么沉了,对,就像他们说的声音里装了个低音炮。”

眼前的房间没有开灯,但隐约可以看见富丽奢华的家私轮廓,以及那张超大型的床——是个总统套间。

房间里空气中,有男人清冽强势的香水味。

“斯城……”她扶着墙进去后,身体瘫倒在那张超舒服的大床上,“你在哪呢?”

身上一股没来由地燥热,热得她难受。

安夏儿拽了拽身上的衣服……

浴室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,过了会,一个欣长英挺的身影走了出来。

昏暗的视线里,男人穿着浴袍,坦露的胸膛隐约可见优美分明的胸肌线条,晶莹的水珠从上面滑落。

——俊美得令人窒息的男人。

昏暗中,男人褐色的眸子看着这女人,声音磁性优美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热……”安夏儿粉嫩小唇微张着,“我要脱衣服……”

刚才她养母给她的那一杯酒后,她整个体内都像在升温,现在意识也逐渐不明了。

男人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一边,过来一拉她手臂,“起来,你走错房间了——”

“斯城……你不是想要我么……”安夏儿藕臂趋机缠上了男人的颈项,呵呵地笑着,“我来了……你要对我负责哦~”

男人被她猛地一拉,马上一只手撑在她上面,差点整个人覆在她身上。

第2章 要了她一个晚上

清淡的酒味扑入他的鼻息,带着少女的甜美幽香。

这个女人!

安夏儿只觉搂住了一个人,以及闻到了他身上沐浴露的干净迷人的性味道,一下,她喉咙有点发干,身体里更加热得难受。

“我很难受,给我……”安夏儿脸舒服地往他身上蹭了蹭,似乎感觉到他胸膛上的冰凉中,她身体里的燥热也舒缓了一些。

她幸福地合着眸子,准备好在他们的订婚礼这晚把自己给慕斯城。

男人支在她的身体上方,这个女人像小猫一般贴在他身上,刚刚洗过澡的他这会下腹一下绷紧了——他禁欲太久了,强大的自制力也开始在这个女人的主动央请下慢慢瓦解,这个女人简直是送上门来的猎物!

他忍了忍,打了一个电话给秘书,“会议文件不必送过来了,明天我直接去公司。”

昏暗的总统套房内,男人挂断电话后,身躯覆上了安夏儿软软的身子——

“女人,这是你说的……”他勾唇凑在她耳边,“不要后悔。”

接着一阵狂风骤雨,他含上她的唇瓣,安夏儿身上的束缚尽数被褪去。

男人反反复复,要了她一个晚上。

第二天,房间内依然留着昨晚的旖旎。

“嗯……”

安夏儿蹙了蹙眉头,小嘴蠕动了一下又继续睡了。

帝晟集团的总裁——陆白看着床上的女人,她的睡态很孩子气,紧紧地搂着裹在胸前的被子,雪白的双肩和精致的小脸在晨曦之下美得令人窒息。

脖子和肩头的皮肤白若凝脂,上面遍布着各种淤青吻痕,几乎可以想象到他们昨天晚上的疯狂……

陆白昨天刚从国外回来,一时倒时差所以准备在这座酒住一个晚上,途中让秘书送会议文件过来,却没有想到这个冒失的女人闯进了他的房间。

他是个自控力很强的男人,但昨晚却被这个女人挑拔得不能自我,现在他看清楚了,发现这女人长得意外地清纯过人,一头齐肩的短卷发,睫毛长长的,可爱又俏皮。

看着床上的安夏儿,陆白从她手包里翻出一张她的证件看了看——

安夏儿?

“我半个小时候后到公司……”他打了个电话,“去查下一个叫安夏儿的女人,让人给一笔钱她,不用跟她提起我。”

这算是作为陪了他一个晚上的补偿,毕竟昨天晚上这个女人还是让他很尽兴的。

交待过秘书后,陆白抬起安夏儿拿出被她压下身下的西服外套。

“……斯城。”

安小夏嘤咛了声。

陆白动作顿了一下,斯城?

他看了一下睫毛微微扇动着的安夏儿,看到她肩后的雪肌上一个淡红色的蝴蝶胎记,眸光暗了一下后,离开这个总统套房。

一枚白金质狮子头的领带夹,静静地遗留在床上,上面印刻着他名字的缩写L.B。

第3章 用力过猛

“哎哟……”

安夏儿醒来后,全身被大卡车辗压了一晚上的酸痛感。

她低头一看,青紫吻痕遍布在她身上。

她大脑里马上涌进来昨天订婚礼的事,以及中途慕斯城打电话叫她去某个房间的事……之后,订婚礼呢?

安夏儿马上下床准备穿衣服,“惨了惨了,订婚礼怎么样了?”

用力过猛,她下床时整个人跪跌在地毯上——

“靠之……”

她叫着牙,痛得惨叫了一声。

抬起头发现眼前是奢华诺大的总统套房里,华丽之极,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昨晚的欢愉气味以及男人的气息。

昨天和一个男人疯狂缠绵的情形隐约还有印象,但记得不是很清楚,只是记得她回应着向她疯狂索取的慕斯城。

“斯城——”想到这,安夏儿马上叫了一声,扫视周围酒店房间的环境。

但慕斯城并不在房间里,只有她一个人。

安夏儿正不明情况,她的手机便响了,是安家的向叔打来的。

“喂,向叔,昨天晚上我和斯城的订婚礼怎么样了,后面发生什么事了?”安夏儿马上情急问道,她有太多的疑问不明白,比如怎么她现在一个人在这里。

“二小姐,你电话总算打通了,你现在千万别回安家,你昨晚从订婚礼上离开后就没回来,现在慕少悔婚了,他和大小姐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安夏儿完全不明白情况,“昨天是斯城叫我离开的啊,他和琪儿姐姐……怎么了?”

“二小姐你还是自己看下电视吧,总之你现在先别回安家,老爷正在气头上……”

……

安夏儿放下电话后,脑子里只有一句话。

慕斯城悔婚了?

为什么,昨天不是他叫她来这个房间的么?

安夏儿拖着酸麻的身体去打开电视,慕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地产核心集团品牌,电视里播放的正是慕氏的太子爷慕斯城召开的记者会——

“我慕斯城在这跟媒体公布,取消与安家二小姐安夏儿的婚约。”那个魅惑全城的男人在记者发布会上说,“安夏儿昨天在订婚礼上离开后,彻夜跟某个男人在一起,这种婚前出轨,行为不检点的女人,从此与我慕斯城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慕斯城旁边站的是安家的大小姐安琪儿。

记者又问站在他旁边的美丽女子,“那请问安大小姐,对于安二小姐昨晚婚前出轨的事,安家会给慕家一个交待么?”

“这是夏儿妹妹的个人问题,与安家没有太大的关系。”安琪儿与慕斯城站得很近,她有着冰雪般的美貌,带着得体的微笑对记者道:

“因为夏儿妹妹虽然是安家的养女,但她一直都住在外面,她平时的生活作风安家也干涉不了多少,不过她手上所持的安家的股份已经被收回来了,我父亲也对夏儿妹妹的行为感到很失望,安家也许会跟她断决关系……”

看着电视上的记者发布会,安夏儿脑袋一轰。

慕斯城说她婚前出轨了?安家把她手上的股份收回去了?

想起昨天晚上安夫人给她喝的那杯酒……难道安琪儿趋她意识迷醉时拿给她签的那份文件,是转移她名下股份的文件?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义乌钱包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