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葩夫妻吵架,5分钟互甩200个段子,直接笑岔气

软萌的冷雨2018-06-19 03:36:40

(内容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)


如果注定明天将会是一场毁灭性的风暴,那么,我想在风暴前寻找片刻的温暖。。。


宋轻歌从ICU病房出来时,窗外正下着小雨。走出医院,她俯身进了车“老钟,去罗家。”

她拿出化妆包,仔细的补了补妆。

雨夜的山道,冷清得有点渗人,很快,车子驶进半山一座别墅,下了车,寒流袭来,她里面只穿了一件细吊带的性感裙子,冷风直往她脖子里钻,于是她攥紧了大衣的衣领“老钟,你先回去,不用来接我了。”

开门的保姆很意外“宋小姐,你怎么来了?”把着门,不让她进去:“琛少不在家。”

宋轻歌明明看见罗世琛的车子停在外面,她推开保姆,径直往楼上走去。

保姆拉着轻歌的胳膊“宋小姐,这是罗家,你不能随便乱闯啊……”她使劲一推,轻歌一个趔趄,差点摔下楼梯。

“让开!”轻歌站稳后,眼神冰冷的看着保姆。

“琛少真的不在……”

“你到底让不让?”她不是故意要为难一个保姆,有三家银行的贷款明天就到期了,她急等着用钱。

保姆悻悻的让开,在后面嘀咕着“傲什么傲?看你还能得瑟多久!”

二楼最左边的房间是罗世琛的,轻歌有点紧张,将之前酝酿好了的话再过一遍之后,然后她将大衣钮扣解开,深吸了口气,敲门。

“谁?”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。

罗世琛站在她跟前,湿漉漉的头发下是一双幽冷的眼眸,他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,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。

宋轻歌抬头,唇一展,强装笑颜“世琛。”

罗世琛惊讶,戏笑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是谁啊!”女人甜腻的撒娇声从房间里传来。

宋轻歌微怔,她一直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,却没想到他会带回家,之前所有酝酿的话,哽在了喉咙里。

“咦?这位是……”罗世琛的手臂被一只白皙的纤手挽住。

同样穿着浴袍,长发发梢还滴着水滴,一股跟他身上相同的沐浴露的香味。

至于这张脸,宋轻歌丝毫不陌生,著名的主持人,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漂亮端庄的她。

宋轻歌感觉恶心,可想想自己来的目的,跟其他女人一样,她羞愧不已,顺手拢了拢自己的大衣。

“世琛,你已经约了我了”董丛姗看见轻歌大衣里的短裙了,对她的目的了然于心,于是旁若无人的撒娇“怎么还叫别人来?嗯,我不喜欢玩太复杂的。”

罗世琛揽过她的腰,亲了亲她的额头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

“谁知道?”董丛姗漂亮的眸微微闪,瞟了瞟轻歌“那她是谁?”

“宋轻歌”罗世琛漫不经心的说,目光审视着轻歌,惊讶于她的好身材。

“宋轻歌?好熟悉的名字……”董丛姗眉一扬,惊呼“你的未婚妻?”

这你都知道?罗世琛玩味的抚摸董丛姗的脸。

宋轻歌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,努力让自己平静:“世琛,我找你有事。”

“你看”罗世琛揽了揽怀里的女人“我现在没时间……”

宋轻歌及时挡住了即将要关上的房门,祈求道:“借我三千万……”

“你拿什么还?”罗世琛看她。

宋轻歌深呼一口气“我们明天对外发布婚讯,然后举行婚礼。”宋氏出事前,他迫切想要娶她,可此刻,除了她自己,她还有什么?

罗世琛却打量着她,她美得很耀眼,身材也是相当不错,可现在,她就是个烫手山芋,便嘲讽道“婚礼?真是笑话!你还以为你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宋大小姐吗?你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债务缠身的穷光蛋了!我娶你?图什么?”

“世琛”宋轻歌眼底隐隐有涩意,若不是无路可走,她又何需如此低声下气求他。

曾经,他不是爱她爱得发狂吗?

“你还不走?”罗世琛轻浮的看着她“难道……你想留下来跟我们一起玩……”

“嗯嗯,世琛”董丛姗撒娇“不要……好恶心的……”

“放心吧宝贝”罗世琛不无嘲讽的说“就她,白送给我都不要,我现在呀,只对你有兴趣”

“世琛,你这样子,会不会太过分?她毕竟是你未婚妻。”董丛姗露出胜利者的笑容。

“未婚妻?呵呵,明天就不是了!”

曾经的宋轻歌,骄傲不可一世,今晚,她撇下所有矜持投怀送抱,可他却搂着其他女人。

早听说他是花花公子,可他信誓旦旦的说,只爱她一个。

既然要嫁他,那就要信任他。所以,那些听说她一直不以为意,没想到,面对困境时,脆弱得不堪一击。

保姆眼神里全是轻蔑“宋小姐,叫你别进来,你偏不听,你看自取其辱吧!”

宋轻歌冷笑,不错,她是自取其辱。

“还不快滚”保姆放肆的斥责,对宋轻歌连拉带推的。

砰的一声,别墅大门关上。

里面,温暖如春;外面,寒如冰窖。

曾经,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,除了去琴行和画室外,其她的时间都在福利院。虽然自小失去了父母,可在家有姑姑宋雅茹宠着,出门有未婚夫护着,她最大的烦恼,某首曲子拉不好,画画遇到瓶颈,现在想,那时的生活,简单纯粹又幸福。

一年前,宋氏跟非洲一家公司签合同挖矿,投入宋氏所有的资金,在几个银行贷了款,起初,这事还在报纸上热炒了好多天,宋氏的股票也是蹭蹭蹭涨。

可就在一夜之间,那几个非洲人消失得无影无踪,宋雅茹立即报案,查出那几个人是骗子,用的全是假名,资质证件全是伪造,矿也是子虚乌有的。

宋氏的巨额资金打了水飘,宋雅茹中风住进了ICU。不知道是谁把这事透露给媒体,一时间风传宋氏集团即将破产,股票连续跌停,最后被迫停牌。

宋轻歌临危受命,被推上了代理总裁的位置,面对这个烂摊子。她一点经验都没有,慌乱,手足无措。渐渐的,在特助和宋氏老臣的帮助下,日常事务渐渐顺手起来,可这银行贷款,就难了。

为了挖矿的事,宋雅茹分别从三个银行借了一个天文数字的资金,不要说本金,就连利息都已经拖欠三个月了。

于是,她开始四处借钱。亲戚朋友,商业伙伴对她避之不及。她屡吃闭门羹,未婚夫罗世琛都开始不接她电话,避着她了。

眼看着银行的贷款明天就到期了,银行说,明天若是还不上,就申请法院查封宋氏。她问过评估师,即使拍卖了宋氏集团所有资产,都无法还清银行的本金。

她真的走投无路了。

姑姑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,疼爱,爱她,比亲生母亲还亲。宋氏集团是她一手创建,是她全部的心血……宋轻歌实在不敢去想象后果会如何。

夜色笼罩,细雨迷离,她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罗家的,环山路上,没有路灯,一片漆黑。

其实,她很怕。

怕黑,

怕冷,

怕孤单。

细雨朦朦里,由远及近的车灯,像是迷途里的指航针。

她招手,车停在她面前。

司机是个男人,脸色有点冷漠。

可她没得选,哆嗦着:“我能搭你的车下山吗?”

男人打量着她,语气有点冷“上车。”

她淋了雨,大衣、头发、脸上全湿了,这一遇到车内的暖气,便冷得唇齿轻颤,她缩成一团,垂着眸,瑟瑟发抖。

见她满脸的雨水,那模样,又冷得可怜,他解下脖子上的围巾递给她“把脸擦擦。”

“怎么不擦脸?”

“怕弄脏了你的围巾。”她吸了口气,侧头看他。

车里没有开灯,夜色里,隐隐的,宋轻歌能看清他五官的轮廓,他应该长得还不错,不像刚刚那么冷漠。

握着手里的围巾,暖暖的,蓦的,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,今晚她不想一个人渡过。。。

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更精彩

▼点击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

Copyright © 义乌钱包价格联盟@2017